手机不离身,APP、订阅号一如何架设ftp服务器个也不能少——“掌上”的大学生活你怎么看?
本文摘要:衢报传媒集团记者徐敏 每天清晨,衢州学院大一学生罗菁(化名)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上的APP是否有留言、新作业,再刷各类校园订阅号、微信群,生怕错过了什么大事件。罗菁感慨,自从迈入大学校园,手机成了自己形影不离的伙伴。 记者近日走访发现,和

 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 徐敏

  每天清晨,衢州学院大一学生罗菁(化名)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上的APP是否有留言、新作业,再刷各类校园订阅号、微信群,生怕错过了什么“大事件”。 罗菁感慨,自从迈入大学校园,手机成了自己形影不离的“伙伴”。

  记者近日走访发现,和罗菁一样,如今不少大学生手机不离身,被手机“裹挟”似乎成了大学生活的“通病”。

  人在机在 大学生成了“掌上一族”

  打开罗菁的手机,仅英语课程就下载了星火英语、扇贝听力、百词斩、网易有道4个APP。

  为啥一门英语要下载多个APP?不下载或少下载,可以吗?

  “扇贝听力是练习听力的,星火英语是考级练习,百词斩是背单词的,有时老师还会在APP上布置作业,它们一个也不能少。”另外,罗菁还下载了超级课程表、日常洗衣用的U净,订车票的飞猪等生活类APP。

  除了下载五花八门的APP,各类校园订阅号也“不甘示弱”。“我手机上有6个校园订阅号,也都是必须下载,不然就会错过一些重要通知和活动。”罗菁说,“高中时学校严禁学生带手机进校园,真没想到迈入大学手机成了标配。”

  与衢州学院一墙之隔的衢州职业技术学院境况也大抵相同。早上被手机设置好的闹钟叫醒,刷校园订阅号、朋友圈,带着手机完成2公里跑步,下课去食堂就餐,用移动支付刷餐费,回到寝室打开APP背单词、完成老师作业,这就是衢职院大一学生叶文浩(化名)的大学生活。“除了上课、睡觉,是一时一刻都移不开手机。”他说。

  叶文浩给自己算了一笔“账”,他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在手机APP上完成功课,并通过微信联系朋友、点赞等,还会看各种公众号的推送文章。叶文浩相告,据他了解,自己周围的同学境况几乎都是如此,“机在人在人在机在,我们都是掌上一族。”

  “更便利”还是“被绑架” 学生与家长褒贬不一

  无所不能的手机APP,无所不在的各类订阅号。大学校园内的学生、教师,校园外的家长如何看待这样的生活?

  “建议同类APP进行优化组合,例如英语一般都得下载4个左右,确实是有些‘扰民’的感觉。”衢州学院学生毛莹(化名)认为。

  对于毛莹的观点罗菁也表示认可,她说,总体来说APP、订阅号等确实让学习生活便利了不少,“但我觉得任何优秀的学习软件,都不能代替人与人之间交流,现在我特别向往高中时的社团活动。”

  “动动手指就能完成很多事情,但使用应适度,不然就有种被绑架的感觉。”叶文浩表示,比起外地一些高校,他们学校要求下载的APP并不算多。

  大二学生家长徐先生坦言,女儿时常在电话中抱怨“学校连打水、跑步都要下载APP”,“我认为大学校园APP热,确实是热过了头。”徐先生表示,当新事物扑面而来时,不论是教育主管部门,还是学校、学生都应分析利弊,合理利用,切勿一轰而上。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衢职院教师表示,手机是一个利弊皆有的“矛盾体”,作为一名当代大学生,要清楚地认识到自己需要什么,该怎么做。手机APP,若是合理使用它能成为大学生学习、生活的得力助手,但若是沉迷其中,不只是浪费时间,还让自己的视野变成狭窄。

  延伸阅读

  今年8月,第42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我国网民规模达8.02亿,手机网民规模达7.88亿,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的占比达 98.3%。《报告》还显示,我国网民以青少年、青年和中年群体为主,截至2018年6月,10-39岁群体占总体网民的70.8%,其中20-29岁年龄段的网民占比最高,达27.9%。

手机不离身,APP、订阅号一如何架设ftp服务器个也不能少——“掌上”的大学生活你怎么看?

21点_21点玩法:手机不离身,APP、订阅号一如何架设ftp服务器个也不能少——“掌上”的大学生活你怎么看?